快捷搜索:  

让晚年人吃好孩子玩好 江西创设“一老一小甜蜜院”

"让晚年人吃好孩子玩好 江西创设“一老一小甜蜜院”,这篇新闻报道详尽,内容丰富,非常值得一读。 这篇报道的内容很有深度,让人看了之后有很多的感悟。 作者对于这个话题做了深入的调查和研究,呈现了很多有价值的信息。 这篇报道的观点独到,让人眼前一亮。 新闻的写作风格流畅,文笔优秀,让人容易理解。 "

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 杜佳冰

11岁的李彩霞有两个教室。一间在镇上的中心小学(Primary School),距家6.8公里;另一间走路就能到达,周末和假期,透过那里的一面屏幕,她能听深圳的老师(Teacher)讲绘本。

77岁的邱地秀有两间厨房。一间在家里,黑漆漆的,光线从一扇小窗透进来,只够照亮灶台;另一间在村里,墙壁洁白,大而亮堂,饭菜不用自己烧。

在江西吉安市遂川县衙前镇溪口村的“一老一小幸福(Happiness)院”,邱地秀和李彩霞经常碰面,她们(They)一个在一楼吃饭,一个在二楼上课。这里曾是一所闲置的村小,2023年,江西省民政厅决定把闲置村小利用(Use)起来,在全省14个县区试点建设102个“一老一小幸福(Happiness)院”,遂川县是最早试点的地方。

1月29日,遂川县衙前镇塅尾村的29名老人在幸福(Happiness)院吃完了春节前的最后一餐,菜品是萝卜牛肉、红烧鸭肉和炒青菜。三道菜都加了辣椒,一位老人说:“不辣不香!”春节将至,儿女们陆续归乡,等春节过后,这些老人再回幸福(Happiness)院一起吃饭。

1月29日,塅尾村的老人们在“一老一小幸福(Happiness)院”用餐。 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记者摄

闲置村小建起“幸福(Happiness)院”

87岁的李阿妹和其他26名在塅尾村“一老一小幸福(Happiness)院”用餐的老人一样,也有一把钥匙。每天中午(Noon)开饭前,她走到幸福(Happiness)院的餐柜前,找到贴着自己照片的小格子,打开锁拿出碗筷。这面柜子里,有人放碗筷,有人放水杯,有人总放着一罐牙签。

自幸福(Happiness)院开业以来,老人们每月只需出100元餐费,村集体再配套补助140元,就可以吃上营养午餐。这对于一些高龄老人来说,解决了一个大难题。衙前镇地处林区,山路蜿蜒,多数中青年外出务工。全镇60岁以上老人占总人口的19%,53%的老人随子女共同生活(Life),其余都是独立生活(Life)——这是镇行政部门2023年调研的数据。

公开资料显示,截至2022年年底,江西省60周岁及以上常住老年人口已达806.51万人,占总人口的17.81%。孤儿和事实无人抚养儿童两万余名,留守儿童有22.4万人。据江西省民政厅测算,102个“一老一小幸福(Happiness)院”试点建成后,将服务4.1万名农村老年人和4.5万名留守儿童。

在建设前,遂川县进行(Carry Out)了摸底调查,根据“一老一小”人员数量、现有场地设施、群众(Masses)意愿等情况,最终选择26个村试点,分三个星级进行(Carry Out)适老化和适儿化改造。

根据江西省制定的《2023年社会(Society)组织助力“一老一小幸福(Happiness)院”建设公益项目实施方案》,江西省民政厅采取社会(Society)组织申报、民政部门管理、社会(Society)公众监督的项目运作模式,对一星级、二星级、三星级“一老一小幸福(Happiness)院”分别安排15万元、20万元、30万元的改造资金,遂川县分类提供相应的经营补助。

塅尾村“一老一小幸福(Happiness)院”属二星级,除了省里投入20万元,村集体拿出了两万元。村委会作为管理方,将幸福(Happiness)院的房间整体翻新,添置了老年健身器材,对卫生间、餐厅都进行(Carry Out)了适老化改造。新置的餐桌边缘有一个镂空的把手,便于老人们起身时抓握,洗碗槽的水龙头也加了热水管道。这里为65名老年人、83名留守儿童提供服务,他们(They)从家走到幸福(Happiness)院都不超过15分钟。

幸福(Happiness)院在村里聘请了1名管理员和1名厨师。56岁的黎庆光担任管理员一职,他个子不高,有点耳背,勤恳踏实。每周的菜单由他制订,公示在餐厅墙上,但这也不是一件简单事。他举例,有些老人说想吃炒鸡爪,但有些老人因牙口不好不同意。

“那就只能趁吃饭的时候举手表决,超过三分之二的人同意,我就买。”黎庆光说。为了确保食品安危,开餐前,他会提前给饭菜留样,放进冰箱。开餐后,他则帮着行动不便的人盛饭。

一老一小一起“挣积分”

溪口村“一老一小幸福(Happiness)院”经营的目标是:不希望(Hope)这里只是吃饭的地方。

这是一家三星级幸福(Happiness)院,除了省里投入外,社会(Society)组织捐赠了15万元,村集体拿出了6.6万元。村委会在这里设置了老年餐厅、棋牌室、电视(Television)室、读书室、休息室及心理咨询室,给每个房间都安装了空调和摄像头,还订购了老年生活(Life)类刊物、报纸、历史(History)人文等书籍。这个幸福(Happiness)院服务可辐射周围11个村民小组,包括90多名老人、400余名儿童。院子里的跷跷板、秋千、滑滑梯区域,是孩子们的乐园。

挂职担任村支书助理的周启凤是个活泼的女孩,热心在幸福(Happiness)院组织各种活动,几乎每个周末都有一场。有时候是特殊儿童关爱活动,带着孩子们做游戏(Game);有时候会与深圳的社工联系,远程给孩子们讲绘本。

溪口村的孩子们在”一老一小幸福(Happiness)院“玩耍(受访者供图)

年底,她策划了一场老年文体友谊赛,有包饺子、象棋、二胡、乒乓球、麻将等赛项。这一次,有40多位老人报名参赛。包饺子“赛场”的14名“参赛选手”,15分钟就包完了七八斤饺子皮。周启凤光是买水杯、洗洁精、毛巾等奖品,就花了将近600元。71岁的李培林平时不苟言笑,这次拿了奖,告诉周启凤:“以后这样的活动要多搞搞,我下次还要争取拿一等奖嘞!”

小礼品是组织老年活动的“秘诀”,积分则是鼓舞小孩的一项制度发明。幸福(Happiness)院有一个“积分超市”,孩子们参与活动、做公益、志愿打扫等,都可以累积积分,兑换棒棒糖、铅笔、乒乓球拍等礼品。如果家长陪同孩子参与活动,会得到更多积分。溪口村有100多名留守儿童,目前(Currently),已有80多个孩子参与了积分活动,他们(They)的爷爷奶奶也积极参与。

溪口村“一老一小幸福(Happiness)院”举办特殊儿童关爱活动(受访者供图)

农村需要更多养老资源

可口的饭菜、孩子们的欢笑,衙前镇几个“一老一小幸福(Happiness)院”办得红红火火,但镇党委书记赖国琛有一丝隐忧。

为让幸福(Happiness)院能够持续常态化运营,根据江西省公布的实施方案,需社会(Society)组织结对公益援助。但目前(Currently)溪口村的幸福(Happiness)院找到了帮扶组织,塅尾村、士高村的幸福(Happiness)院还都没有得到帮扶。

“农村养老服务设施建设运营资金基本上来源于市、县项目专项资金以及村集体经济(Economy)收入,但由于大多数村运营费用高,村集体经济(Economy)薄弱,难以支撑农村养老设施常态化运营。”赖国琛说,如果没有行政部门提供的足够的资金支持,幸福(Happiness)院中的老年餐厅将面临运营难题。

幸福(Happiness)院设施服务的覆盖范围也有限,仅周边几个村小组的部分老人能够享受养老服务,距离较远的村小组几乎在服务圈之外,溪口村的大部分老年人仍无法享受幸福(Happiness)院的服务。与此同时,老年培育、养老护理培训、志愿服务、社会(Society)组织等养老资源,也多集中在县城可能者城市周边中心乡镇,触及不到偏远乡镇。

在实际运行中,养老院的功能在不断调整完善。根据建设规划,每家“一老一小幸福(Happiness)院”需配备一间休息室。溪口村照做了,却发现很少有老人来休息,里面的3张床经常闲置。“他们(They)住得很近,需要休息的话,一脚就回去了。”周启凤说,她打算申请将休息室改建为康疗室,给村里的一些残疾人和残障儿童用。她已联系好提供设备的公益机构,村里的卫生室就在幸福(Happiness)院对面,农村医生(Doctor)也可以定期来辅助康养。

寒假开始后,村里的大学(University)生(Students)们陆续回乡,周启凤就此组织了一支年轻的志愿服务队,既陪老人下棋,也给孩子辅导作业。她希望(Hope)能有更多养老资源输送到农村,整合行政部门部门资源及社会(Society)组织资源,推动学校、医疗单位、志愿者团队等下沉派驻到驻点农村开展活动,为老人常态化提供医疗、培育等服务。

老一;留守儿童;溪口村;积分;好孩子;小礼品;参赛选手;秘诀;衙前镇;常态化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赞(933) 踩(92) 阅读数(1179)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